朝阳山:这片热土忠魂长驻
时间: 2019-08-13 08:16:45 来源: 黑龙江日报

重走抗联路小分队在朝阳山采访。

  五大连池朝阳山,这片沉寂于大小兴安岭过渡带上的森林荒原,70多年前曾燃起抗日的烽火,这里曾是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也曾是抗联六军设置后方基地的地方。这片热土忠魂长驻,这里的每一座山峦都写满了故事。

  重走抗联小分队一行在朝阳山山门口见到了五大连池市朝阳乡党委书记李乃勋,他为我们简要地介绍了朝阳山东北抗联遗址群的情况:朝阳山东北抗联根据地是目前发现的机构较多、设施较全、时间较长的东北抗联遗址群,朝阳山目前有小边河前沿遗址区、大横山总指挥部遗址区、小金河机关单位遗址区和石莹山遗址区,主要遗址有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朝阳山抗联总指挥部警卫部队宿营地遗址、朝阳山保卫战主战场遗址、后方医院、修械所、被服厂、军政干部训练班、边河村山洞抗联六军后方基地遗址等15处。

  紧接着重走抗联路小分队随李乃勋一起到小边河遗址区实地采访。因为山坡陡峭,小边河前沿遗址区的山洞,汽车无法直达,记者们便背着“长枪短炮”一路步行。下了山坡,穿过一片荒地,便看到了两个山洞的入口。

  五大连池市抗联革命斗争史研究会会长刘凤录告诉我们,1938年末,李兆麟、冯治纲在边河村山洞建立了抗联六军后方基地,山洞里有用石块垒成的火炕和锅台。创作了歌曲《送西征》的抗联第六军政治部秘书徐紫英就曾在此养伤,他因双脚冻伤致残没有随部队撤离,最后在敌机轰炸中牺牲。

  朝阳山森林茂密、山谷纵横,对西可出征讷河嫩江,往北可到达孙吴、黑河等,往东可进入小兴安岭联络下江地区,往南可通过北安到达海伦、绥棱,便于迂回转移,易守难攻。重走抗联路小分队在小金河遗址区的小东山上看到了许多抗联部队搭建工事留下的痕迹,这里的地窨子前后都有战壕,敌人来时既可撤退又可直达战场。

  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设在大横山西坡山坳里。在去往总指挥部的路中,会经过很多抗联遗址。大横山的山脚下有东北抗联烈士纪念碑,纪念碑的旁边是烈士陵园,在这里长眠的是牺牲在朝阳山的抗联将士,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在朝阳山保卫战中牺牲的。1940年7月19日,150多名日伪军趁抗联部队在外围作战之际,偷袭了抗联三路军总指挥部。总指挥部的将士和训练班的指战员参加了这场战斗,激战中击毙了伪森林警察队长。中共北满省委委员、原北满临时省委书记张兰生、抗联第三路军三支队政委赵敬夫等在战斗中牺牲,多人负伤。

  烈士陵园旁有一条上山的路,那是一条不是特别平整的石板路。带着我们上山的朝阳乡文化站站长徐洪雨告诉记者,这条石板路,是乡里农民自己铺成的。当初乡党委想为大横山铺条路,施工单位要价140万元,乡党委书记李乃勋说:“发扬东北抗联的艰苦奋斗精神,我们自己干!”于是就有了眼前这条凝结着大家汗水的石板路。

  行至山顶就能看到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的遗址,可惜的是这遗址已在战斗中被敌人破坏烧毁。

  李乃勋告诉记者,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都十分重视干部的培训工作,并在朝阳山开办了训练班,一个是干部训练班,另外一个是教导队训练班。训练班的地址设在南石莹山朝阳坡上,抗联将士自己动手盖起了5间房。李兆麟亲自负责干部训练班工作,张兰生协助其完成教导队训练班工作。

  近年来,朝阳乡传承抗联精神,通过挖掘、整理红色资源,办起了新的党政干部培训学校。走进这里,记者感觉恍如穿越了时空:桦树皮的房子,用草铺成的大通铺,摆满了长条凳的教室……你在这里甚至还能看到军政干校的课表:朝会(自由演讲和自我批评)、党的基本知识、历史、政治、常识、政治研究会和军事演习等。在这里参加培训的学员,要换上抗联的军装上课。除了教室之外,记者走访的那些抗联遗址也是授课地点,学员们还要跋山涉水重走抗联路。据李乃勋介绍,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里已接待了党性教育和党员活动班次97个,培训人数达5300人。接下来这里还将筹建抗联历史文化小镇,增设综合服务功能和抗联历史文化体验功能,真实、全面地体现东北抗联在朝阳山斗争和生活的历史风貌。(作者:赵宇清 付宇 荆天旭)

(责任编辑: 郑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