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丝路带”中蒙俄三国多地大型实地全媒体采访
时间: 2017-02-19 08:06:53 来源: 黑龙江日报

  大通道上陆海联运常态化

  图为绥芬河铁路口岸。记者苏强 摄

  清晨的绥芬河车站,31个车皮、62个标有Fesco字样的集装箱在铁道线上静静等候。这批多为红小豆等杂粮的货物主要来自双鸭山、虎林、密山等地,由绥芬河铁路口岸通关出境,经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最终抵达韩国和日本。随后一段时间,几万吨粮食将陆续经由该陆海联运大通道运抵日韩。

  一天前的这个时候,满载着木材的32个集装箱在绥芬河火车站发车,经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韩国釜山,最终到达广东黄埔港和上海港。

  自2015年夏天我省正式打通“出海口”至今,搭乘“一带一路”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大船”,黑龙江正在“驶向”海洋,陆海联运大通道对带动龙江经济发展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绥芬河海铁联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张勇泰指着身后班列告诉记者,“联捷”是目前我国对俄集装箱运量最大的物流企业,境外合作方为全球物流集团俄罗斯Fesco公司,在俄罗斯是集铁路、港口、海运于一身的综合实力最强的物流企业。

  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我省积极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继哈欧班列之后,“哈绥符釜”集装箱陆海联运通道打通。通过与俄罗斯远东港口群的合作,从而深入开展与韩国、日本的东北亚区域合作,加强与华东、华南的经济联系,扩大内贸货物跨境运输规模,并将东北亚经济区经俄罗斯远东港口群—绥芬河—哈尔滨与哈欧班列贯通,形成欧亚高速运输走廊。

  “哈绥符釜班列的开通,掀开了龙江对外经贸交流史上的新篇章,打开了龙江通向世界的又一扇窗。目前,班列已实现了常态化运行,实行周班服务,每月4个班列,2016年11月开始增至每月5个班列,将根据市场需求增加班列密度。”绥芬河站货运中心副主任高波为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9月末,共计发出12个班列、1252个TEU,货值11268万元,18780吨。张勇泰介绍,由于全国公路运费涨价,陆海联运的价格优势愈发明显,而在时间上,以“中外中”内贸货物跨境运输线路(经绥芬河至符拉迪沃斯托克再海运到上海、宁波、黄埔等港口)的广州终点为例,门到门服务20天左右。而以哈尔滨为核心、绥芬河为枢纽,经俄罗斯东方港或海参崴港至韩国釜山的“中外外”国际陆海联运仅7天左右。无论是运输成本还是时间成本,都颇具竞争力。

  “最初货物主要是木材和粮食,随着运营的常态化,东莞、深圳等地的广东大型家具厂商和上海、宁波等地的华东厂商对陆海联运大通道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下一步,联捷将货物品种进一步扩展到家具、化工品、纺织品、纸张等高附加值的工业产品,货源全部是黑龙江本地生产的特色商品,将有力地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张勇泰说。

  绥芬河口岸是绥满铁路的起点,是开辟我国联接亚欧的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的黄金通道。这条贯通欧亚的通道,从日本新潟经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哈尔滨、满洲里、西伯利亚大铁路到荷兰鹿特丹全线11600公里,比从符拉迪沃斯托克绕行哈巴罗夫斯克再到欧洲要近1500公里,比走新潟—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鹿特丹要近9500公里;而从哈尔滨出发走绥芬河、符拉迪沃斯托克到釜山港为1711公里,比走大连节省224公里,时间上可节约2~ 3天;从哈尔滨出发经这条通道再到日本新潟,比走大连节省1390公里。

  目前,为充分发挥口岸通道、区位优势,绥芬河市正积极进行公路、铁路口岸整体改造,改造完成后,旅客年通关能力将达到550万人次,年过货能力将达到3850万吨。(作者:王颖 王彦 赵辉 杜怀宇

  探访符拉迪沃斯托克港

  图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记者苏强 摄

  为踏访陆海联运大通道境外俄罗斯部分,一大早记者从绥芬河过海关。

  绥芬河口岸站至俄罗斯格罗迭科沃口岸站,两地相距仅26公里。记者了解到,目前格罗迭科沃口岸站最大通过能力开行宽轨列车14对,现有高站台换装线3条,换轮设备1套,龙门吊换装线2条,汽车吊换装线4条,集装箱作业能力一批换装5辆,每日可换装二批共10辆。而绥芬河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区间由俄联邦公路和西伯利亚铁路连接,西伯利亚铁路为双线电气化铁路,输送能力在5000~ 6000万吨。

  采访中得知,此前,绥芬河市政府与俄远东铁路局就降低运营成本签署了定点、定线、定车次、定时、定价的“五定班列”铁路运输战略合作协议。“五定班列”的签署,为未来俄铁运费下调50%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路驱车向前,在格罗迭科沃短暂停留采访后,记者当晚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

  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共有16个深水码头,集装箱码头年吞吐能力超过60万标准箱。绥芬河站的货物,很大一部分运抵这里,之后卸载、装船,运往日本或韩国的釜山。

  记者爬上附近高点,俯瞰港口。海水蔚蓝,远处是金角湾大桥,陆海联运大通道在眼前展开。

  当天恰巧有一趟绥芬河过来的班列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港,货船停泊在港口,龙门吊起降作业,一派繁忙景象。

  符拉迪沃斯托克商业港集装箱业务部主管汀噶耶夫·德米特里介绍,现在,几乎每周都有从绥芬河过来的班列,货物主要以粮食、木业、塑料化工品为主,运抵港口后,一般装船两天,随即便发往日韩。“以后中俄双方还将扩大大宗商品、农副产品、海产品等进出口规模,提高果蔬、农副、机电等产品进出口份额,继续探索贸易新品种,充分利用陆海联运大通道,将中国和俄罗斯与日韩、北美、欧洲等世界各地更为快捷地相连、融合!”

  张晓平是陆海联运大通道的受益者之一。身为绥芬河市炜达木业有限公司老总,他每年从俄罗斯进口木材,然后加工成可拆装木制别墅,再出口至韩国。“我们走的就是陆海联大运通道。目前,一个集装箱的费用已从原来的1.1万元降至8000元,价格非常划算。而且,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至韩国釜山的货船一周配发一次,从装船到运抵仅需两天左右,时间上也比较快捷。”正是这条外中外的线路,让张晓平的木材深加工产品走出国门,大大地打开了世界销路。“陆海联运大通道的打开,有望使这条新线路形成新的物流带、新的产业带、新的贸易带!”

  陆海联运大通道,已成为黑龙江更深入地融入到“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进程的又一精彩之笔。(作者:王颖 王彦 赵辉 杜怀宇

(责任编辑: 所双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