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我省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2021年02月01日07:51  来源:黑龙江日报

2020年12月29日,潜逃24年的双鸭山市宝清县财政局国库办原科员王惠利被抓捕归案;

2021年1月21日,潜逃16年的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吴杰凯被成功抓获;

2021年1月24日,外逃8年的原哈尔滨铁路局调度所行车调度室值班副主任齐柏成和妻子原牡丹江市铁路货物处职工陶亚文回国投案。

……

不到一个月时间,我省纪检监察机关共追回8名在逃公职人员,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统一部署,在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的领导下,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和各成员单位密切配合、通力协作,追逃追赃成绩单不断刷新,彰显了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创新机制 形成“拳头”效应

“这些年我们每天都惶惶不可终日,今天回国投案,也是一种解脱。”1月24日凌晨,外逃8年的齐柏成、陶亚文回国投案。面对办案人员,夫妻二人反复鞠躬,对曾经的职务犯罪行为表示深深忏悔,并积极退赃。

时间回溯到2011年9月,因涉嫌受贿罪,鸡西市鸡冠区人民检察院对齐柏成和陶亚文立案侦查。“越想越怕,说不定跑掉就能没事了。”

惊慌失措的夫妻二人分别于2012年3月和4月潜逃境外。2018年监察体制改革后,此案移交鸡西市鸡冠区监委办理,省、市、区三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不懈推进对二人的追逃追赃工作,最终促使他们主动回国投案,积极配合监察机关调查。

齐柏成和陶亚文的归案,是我省纪检监察机关追逃追赃一刻不停的生动缩影。

“对尚未追回的在逃人员要挂账销号,对可能性大的集中力量抓捕。”按照省委书记张庆伟要求,我省持续加大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力度并取得积极进展,近段时间,更是捷报频传。

不断提升的追逃追赃战斗力,与一次机构调整密不可分。

去年10月,借助监察体制改革带来的制度优势,省纪委监委乘势而上,在追逃追赃防逃精准化、专业化、一体化等方面大胆探索,调整和加强了省纪委监委机关追逃追赃部门力量,将追逃追赃职责从案件监督管理室剥离出来,由审查调查部门承担。

12月10日,省纪委监委第十四审查调查室正式加挂“追逃追赃室”牌子,专门承担省追逃办的日常工作,负责对全省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进行统筹。同时,省追逃办成员单位由9家增加到13家,建立起信息共享、协作联动、结果反馈机制。

据介绍,省纪委监委追逃追赃室成立后,重新梳理在逃案件,逐案明确承办单位,全面开展案件线索“大起底”,制定个性化追逃方案。同时主动下沉,组成工作组,定期与各市(地)纪委监委对接,统筹协调追逃追赃工作。

与此同时,省纪委监委切实扛起追逃追赃案件主办责任,进一步整合反腐败力量,与各相关部门同向发力,形成拳头效应。省追逃办13个成员单位充分发挥自身资源、技术、信息优势,体系作战、协同推进、叠加发力,搭建起法律服务、情报支持、技术调查、限制出境、出入境证照、反洗钱等“绿色通道”,构建起快捷、顺畅的追逃追赃协作平台,把体制机制优势转化为工作效能,为追逃追赃提供有力保障。

去年以来,全省共追回涉嫌职务犯罪公职人员和相关涉案人员32人,其中境外3人,境内29人,追赃1.1亿元。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从追逃追赃案件协调机关转变为主办机关,从参与走向主导。我们结合省情实际,总结规律、创新实践,案件查办协作有力,法法衔接规范有序,追逃防逃追赃扎实有效。”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代主任张巍表示。

综合施策 力啃“硬骨头”

1月21日23时15分,一架从成都飞来的航班缓缓降落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舱门打开,一名面戴口罩、目光暗淡的男子在4名追逃专班成员的押解下,低头走下舷梯。至此,涉嫌职务犯罪、潜逃16年的犯罪嫌疑人,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吴杰凯终于被成功抓获归案。这是监察体制改革以来,我省追回的级别最高职务犯罪嫌疑人。

吴杰凯的到案,是省纪委监委持之以恒,着力推进个案攻坚,将追逃决心转化为追逃能力的例证。

实践中,省纪委监委进一步强化督办指导,按照“谁办案谁追逃”的原则,明确追逃时限,对追逃案件每周一调度。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格落实“一案一策”“一人一策”的工作要求,与追逃追赃协调机制各成员单位建立联动机制,对有关线索集中“把脉”,全面“会诊”,综合施策、重点攻坚。

“目前我省职务犯罪在逃案件,均是时间跨度长、有效线索少的陈年积案,是难啃的‘硬骨头’。”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姜宏伟表示,针对这些案件,按部就班开展追逃很难取得效果,必须打破常规。

去年12月,省纪委监委商请公安机关抽调追逃实战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与纪检监察干部共同组成追逃追赃工作专班,专职负责追逃工作,统一归口管理、集中力量查办,变“单兵作战”为“协同作战”。在公安机关支持配合下,追逃追赃工作专班对全省在逃案件进行分类指导,持续开展重点个案攻坚。

两年前,王丽英在哈尔滨市公安局双城分局交警大队兰棱中队干警岗位上潜逃。对王丽英开展追逃工作的关键阶段,正值疫情防控期间。办案人员综合研判分析,决定主打“亲情牌”,把劝返作为主攻方向。

“我们找到了王丽英的儿子和女儿,一次次登门拜访,一次次耐心沟通,解读法律政策,表明追逃决心,指明危害后果,希望他们通过亲情感化劝导父亲投案自首。”办案人员梁东说。正是源于主动的规劝说教、强大的心理攻势和积极的政策感召,王丽英选择了投案自首。

与之类似,齐柏成、陶亚文案由省纪委监委追逃追赃室直接指挥督办,追逃过程中,三级纪检监察机关多次对他们的亲属做思想工作,传递劝返政策和潜逃不回的后果,通过政策攻心促使二人主动归案。

据省纪委监委追逃追赃室负责人王明哲介绍,我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多措并举、因案施策,以打促劝、打劝结合。对在逃人员亲戚朋友实施的与职务犯罪相关联的洗钱、窝藏、包庇等线索,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对涉案财产查封扣押冻结,“打财断血”,挤压在逃人员生存空间。

监察体制改革以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追回在逃公职人员和相关涉案人员93人。其中,包括逃至境外6年的密山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李连春,外逃5年的“红通人员”、北大荒鑫亚经贸有限公司原运营总监刘艳明,潜逃2个月即被抓获的牡丹江市政府原秘书长程鹏等。去年12月增加追逃追赃工作专门力量后,更进一步激活了追逃追赃工作内在动力,打开追逃追赃工作新局面。

标本兼治 织密追防逃“大网”

“追逃追赃工作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走规范化、法治化道路。对外遵守国际惯例和他国法律,对内依法调查取证、严格依法处置……”去年12月3日至4日,省追逃办举办全省追逃追赃工作培训班。来自省追逃办13家成员单位、全省各地纪委监委相关部门的51个单位(部门)80名学员,在省纪检监察干部学院就追逃追赃工作业务进行集中“充电”。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有关专家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帮助学员拓宽视野、开阔思路、增强本领。哈尔滨市、佳木斯市、绥化市纪委监委结合实战介绍追逃追赃经验做法。

培训班结业当天,12月4日,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召开。此次会议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审议通过了《黑龙江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工作规则》等多个制度文件。这标志着我省追逃追赃防逃工作进入更加规范化和法治化的轨道。

国外“织网”,国内“筑坝”。对于追逃追赃而言,做好外逃案件调查基础性工作和防逃工作,与劝返和缉捕同样重要。

翻阅2020年反腐败追逃追赃大数据,有一个数字值得注意——2020年新增潜逃国家工作人数仅5人。近年来,我省不断扎牢扎密防逃栅栏,新增外逃人数从2018年的10人实现逐年下降。

2020年9月,省追逃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防逃工作的通知》,对追逃追赃的工作机构、职能职责、任务分工、协作配合等进行规范,推动防逃工作扎实有效开展。一张追防并举的防逃体系大网越织越密。

“关口前移、提前预警、及时报告、建立机制,保证省、市、县(区)三级追逃防逃追赃工作有效衔接。”据省纪委监委追逃追赃室副主任佟强介绍,去年以来,纪检监察机关将防逃工作纳入对各地各部门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内容,督促建立健全防逃责任机制,科学设置防逃程序。

与此同时,各成员单位密切合作,推进追逃防逃追赃一体化建设。省纪委监委会同省委组织部、省公安厅开展“一人多证”专项清理整治工作,为做好防逃工作打好基础;省追逃办会同组织部门严格执行党员干部因公护照管理、因私出国(境)登记备案制度,加强“裸官”管理;相关部门加强对重点人员和关键岗位人员监管,紧盯“人、钱、证”关键环节和监督薄弱领域等等。

“面对新形势新考验,要取得追逃追赃更大战果,实现从数量突破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必须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强化追逃追赃法律适用,进一步树牢法治意识、程序意识、证据意识,严格按照权限、规则、程序办事,依法调取证据、采取措施、查清事实,一体化推进追逃、防逃和追赃。”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一犯在逃,誓不收兵。我们将拿出“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对腐败分子切断后路、绝其幻想,以追逃追赃新的更大成效,不断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徐大勇 滕嘉娣 邢丹)



  • (责编: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