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政策支持 托育市场或迎来风口

2021年07月19日08:02  来源:黑龙江日报

近日,有关“工厂托儿所要回来了”的信息,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

年长者说:“这是多少年的一种轮回吧!我们这代人就是在工厂的托儿所长大的。”中年人感叹:“真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呀。记得我孩子出生时,我爱人单位的附属幼儿园已经解散了。20多年过去了,孩子已经上大学了,国家又允许企事业单位办托幼机构了。”年轻人称:“放开三胎后,大家的反映都是不敢生,一方面经济条件有限,另一方面就是面临孩子的托育难题。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如能办幼儿园,对单位职工来说是好事,一是可以作为员工福利,免收或少收费用;二是夫妻上下班顺路接送孩子,也省了不少时间。”但也有人质疑:“市场经济了,还会有这样的福利吗?工厂托儿所真的能回来吗?”

记者了解到,近来,托育问题再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源于今年6月25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提出: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工业(产业)园区、用人单位等利用自有土地或设施新建、改建托育服务机构;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建设项目,采用定额补助的方式,按每个新增托位1万元的标准给予支持。

企办托儿所 老年人的记忆

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的哈尔滨东安发动机有限公司(原东安机械厂),是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的大型国企,年逾60岁的周女士就生长在这里。7月7日上午,已经阔别东安厂20多年的周女士陪同记者故地重游。她告诉记者,父母都在厂里工作了一辈子,家中姐弟4个,她是长女,最小的弟弟比他小10来岁。在她的记忆里,弟弟出生后,休完58天产假的妈妈就去上班了,妈妈早上抱着弟弟送去厂里的托儿所,下班时再顺路接回来。站在东安幼儿园的门前,她指着对过的厂办食堂说道:“那时妈妈就在食堂做管理员,与那时的托儿所楼对楼,十分方便。”

7日,现任东安幼儿园的负责人吴秀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介绍道,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东安人”,1981年从哈尔滨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后就来到了东安幼儿园工作。那时的幼儿园是厂办园,接收的都是职工0岁至6岁的子女,完全为企业生产服务,比如说,厂里有紧急生产任务需要加班,她们接到通知后也一同加班,不管多晚,也要等到职工来把最后一个孩子接走。

吴秀萍说,2005年,随着国企改革,东安幼儿园全体职工被带资分流,转型为民办园,面向社会。转眼间40年过去了,东安幼儿园已发展成为拥有50多名教师、近500名在园幼儿的省级示范园。她们始终坚守着“东安”这块牌子,从心里还把自己当作“东安人”,特别是在教育中始终贯穿“奋进、钻研、朴实”的东安精神,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健康、阳光、向上的儿童。

听闻国家鼓励企事业单位办托育机构,吴秀萍很兴奋。她说,希望能够尽快看到有关文件。这些年来,东安公司引进了大批的青年科研人才,也都面临着结婚生育的难题。现在东安幼儿园一直保留着2.5岁至3岁的托育班,如果有了政策的指导,她们会将托育服务延伸到0岁至3岁儿童,并希望能够继续为东安公司发展做好服务。她说,自己还有个私心,就是希望回归企业办托育后,这些年轻的幼师才有机会晋级职称、有职业发展规划,这对留住幼教人才十分重要。

园区办托育 年轻人的期盼

几年前,哈尔滨总部基地(HBP)落户哈尔滨长江路经济带时,这一源于发达国家、基于总部经济的崛起而产生的新兴园区式发展模式,就备受关注。总部基地的特点是同类企业聚集,办公环境更加生态化,具备能够为企业提供有价值服务的软性环境。

日前,记者在HBP采访了解到,基地已有300多家涉及医药生物、电子商务、科技研发、金融服务、文化传播、工业能源等多种行业企业进驻,未来将汇集近千余家企业,为近1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而当下入驻企业的年轻员工最关注的就是安居和生育问题。

小张就职于基地的一家电商企业,她告诉记者,公司有近300名员工,大都是近年来毕业的大学生,由于基地地处偏远,又没有青年公寓,大家只能在外租房住,费用高不说,路途远、交通不便始终困扰着大家;另外大多数人已经到了适婚适育的年龄,即使结婚了,也不敢生育,特别是孩子3岁前,需要随时在身边悉心照顾。生了孩子的,只能辞职在家带孩子了。据她了解,目前一些先进的总部基地已经可以“自给自足”,成为一个行业或者圈层的足够相互支撑的“企业社区”,能够解决企业员工的住房、孩子入托、入园等一系列难题,她们也期望在这样的社区里工作和生活。

记者采访了HBP有关负责人刘岩。他表示,基地正在计划筹建青年公寓,解决部分企业员工的居住难题;对于园区办托育服务,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社会力量入场 期待政策尽早落地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由2020年的1.8个增加至4.5个;支持150个城市利用社会力量发展综合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新增示范性普惠托位50万个以上。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62.2%的社区,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不超过1所,拥有3所至5所、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的社区占比31%,而有5所以上的社区占比仅为6.8%。托育服务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张女士是哈市一学前教育培训连锁机构的负责人,受疫情防控及政策导向的影响,近年来企业经营陷入困境,目前正在探索企业转型。她对记者表示,正在关注国家有关支持社会力量办托育机构的政策信息,等待省市有关部门出台具体实施意见,或许,托育服务是她下步转型的突破口。

哈市斑比宝宝国际蒙特梭利幼儿园是哈尔滨最早创办集早教、幼儿园于一体的教育机构。8日下午,记者就托育问题采访了该机构创办人郑萍。她说,她事业的起步就是从做0岁至3岁的幼儿托育开始的,后来拓展到0岁至6岁,现在是以3岁至6岁幼儿教育为主。她曾作为专家组成员参与了教育部有关0岁至3岁亲子课题研究。

近年来,郑萍一直在关注托育市场发展,前几天从网上看到了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下发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也做了学习研究,了解到上海市已于去年出台了《上海市托育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3)》,但目前,她还没有接到哈市级主管部门的有关通知。她计划今年投资打造一个托育中心,做托育服务的同时,做好托育专业培训。她表示:“托育项目不仅成本高、专业性强,社会需求大,但风险也大。关键看国家政策出台后,地方政府如何将优惠政策落实到位?”

政府激励机制 还需多添几把火

“从长期看,我国的托育市场还面临服务体系建设缺口较大、普惠机构高成本压力、人力资源瓶颈制约等挑战。”谈起企事业单位办托儿所,黑龙江省社会工作学会常务理事、东北林业大学文法学院副院长于景辉,对记者谈了他的看法。

他说,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减轻企事业单位负担,国家对企事业单位兴办的社会事业进行剥离,一些幼儿园、托儿所剥离给社会或停办,致使公办的幼儿园、托儿所不能满足社会需求。而随之兴起的民办、私立幼儿园、托儿所抬高了育儿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妇女的生育,客观上迎合了“一孩政策”。当前我国人口结构问题的日趋严重,国家陆续推行了“二孩政策”“三孩政策”,但受一些现实因素的影响,包括幼儿园、托儿所等承载力限制,育龄妇女生育三孩,甚至生育二孩的并不多。因此,鼓励生育二孩、三孩,从提高民生福祉的角度看,恢复企事业单位兴办幼儿园、托儿所是必要的。但要实现人口生育水平的提高,国家还需要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和制度,比如发放儿童津贴、家庭津贴,对生育妇女及其单位进行奖励,对因生育回归家庭的妇女及其配偶给予工资提升等。

哈尔滨市教育研究院学前教育部主任王桂秋认为:发展普惠托育服体系,政府不仅要从政策和资金方面大力扶持、鼓励社会力量办托育,还要设立托育机构实施标准,使其逐渐规范发展。同时,加强从业人员队伍建设,制定从业人员准入制度,岗前培训等。

顶层设计支持企事业单位办托育

党的十九大提出“幼有所育”的要求,促使学前教育从3岁至6岁逐步拓展到0岁至6岁,以实现所有幼儿的平衡发展。

数据显示:2020年底,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人数超过4700万,每年有高达1500万以上的新生儿,但0岁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只有5%左右。

据了解,为解决托育服务体系建设面临难题,近年来,顶层设计步伐不断加快——

2019年4月

政策

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

内容

提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多种形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

2019年10月

政策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出台《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

内容

通过中央财政预算内投资带动,激发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推动增加3岁以下婴幼儿普惠性托育服务有效供给。

2020年12月

政策

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促进养老托育服务健康发展的意见》

内容

提出实施普惠托育专项行动,推动有条件的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的方式,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托育服务,支持大型园区建设服务区内员工的托育设施。

2021年5月

政策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内容

作出“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重大决策,指出“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

2021年6月

政策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发布《“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

内容

提出: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工业(产业)园区、用人单位等利用自有土地或设施新建、改建托育服务机构;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建设项目,采用定额补助的方式,按每个新增托位1万元的标准给予支持。(记者 杨桂华)



  • (责编: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