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优势突出短板明显 小浆果产业待破局

2021年01月19日09:17  来源:黑龙江日报

沙棘果丰收了。杜坤摄

东北农业大学选育的拥有新品种保护权蓝靛果鲜食品种——蓝精灵。

冬季,是沙棘丰收的季节。

大兴安岭,是全省第一个打果的地区。

郑召龙,家住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白桦乡双合村,种了50亩沙棘,2020年有一部分开始结果。入冬首场雪后,一树一树金黄泛红的沙棘果,远远望去,就像一幅白雪映金梅的写意画。

“我们这里的沙棘一般9月下旬开始成熟,10月中旬完全成熟,但是因为沙棘果皮特别薄,所以要等冰天雪地才开始采摘。我们大兴安岭气候寒冷,所以沙棘打果就比别地儿都早。”郑召龙一开始是有些担心的,因为附近没有下游产业,他担心沙棘卖不掉砸手里。“没想到通过微商,不到一个月,就全都卖完了。”

“全省大果沙棘面积约为15万亩,大部分用做生态林防风固沙,大约近5万亩采收果实,年产量2000吨左右,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居全国前列。”省农科院园艺分院浆果室主任王柏林研究员介绍,“除葡萄以外,沙棘、蓝莓、蓝靛果等都统称为小浆果,据行业统计数据,目前全省小浆果种植面积35万亩左右,总产量近8.2万吨,总产值近12亿元。”

健康观念普及 “第三代水果”小浆果走俏

进入21世纪以来,以树莓、蓝莓、蓝靛果为代表的寒地特色小浆果被誉为“第三代水果”,受到国际市场青睐,销量逐年扩大,价格节节攀升,小浆果产业也越来越热。

“我们公司的红树莓主要出口欧洲、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林口县林源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隋吉彬,从事小浆果种植、收购、销售已经10年时间了,“2020年全县种了1000多亩红树莓,以前好的时候全县种3000多亩。2017年、2018年红树莓产量偏大,但国际形势不好,价格达不到期望值,好多果农就拔树种玉米了。”

“2020年红树莓市场价格特别好。”尚志市浆果产业协会会长昝德民介绍,“价格最好的时候,九五熟成的A果都达到21000元/吨。怕疫情来了走不了货,我们这里的浆果速冻企业早早都清了库存。虽然没赶上最好行情,但是收益也都不错。”

寒地小浆果开发利用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东北农业大学园艺园林学院霍俊伟教授介绍,寒地小浆果属于营养保健型水果,除含有糖、酸、V_C外,还含有V_E、V_B、花青素、鞣花酸等各种生理活性物质,锌、铁、钾、钙等微量元素,具有抗衰老、抗氧化、降“三高”和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等多种保健功能,且多在远离城市、无污染的山区和林区种植,几乎没有病虫危害,很容易达到绿色或有机食品标准。

郑召龙家的沙棘主打无污染天然有机牌。1个多月前,他就开始在朋友圈秀他家的沙棘。“卖早了。”接受采访时他说,“没想到后期价格一路走高,我就只卖原果,一垧地卖了1万多元。我那是山坡地,这些年水土流失比较重,不打粮,种沙棘正合适。”

“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催生了健康观念普及,‘增强免疫力、改善体质’成为很多人脑海中的健康意识。”据《2019年中国大健康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营养健康类产品消费居前位的即是“增加免疫类”产品,成交额在全部营养健康品类中占据28.4%。同时,“免疫力是最好的抗疫力量”不断登上网络热搜榜,公众对于身体免疫机能抵抗疾病的认知进一步加深,人们在健康方面的消费比例逐渐上升。

“随着消费升级,目前人们水果消费呈现‘四化’趋势。小浆果恰恰符合这个消费趋势。”霍俊伟认为,“一是多元化,不仅可以鲜食和加工,还用于配餐、点缀;二是小型化,小浆果的‘小’是与生俱来的优势;三是小众化,越来越细分消费群体,多口味;四是营养化,消费者追求健康,不再单纯追求口感。随着大健康产业的发展,寒地小浆果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

全省有四个小浆果优势产区 暂未形成应有知名度和规模

“我省地处世界北纬黄金浆果带,土地资源、气候资源、生态环境等优势突出,是我国种植小浆果树种最全、面积最大、产量最多的省份。”王柏林介绍说。

我省是我国小浆果产业发源地,百年历程,底蕴深厚。我国3个小浆果“国字号”平台均在我省——寒地小浆果开发利用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在东北农业大学;国家小浆果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在哈尔滨;中国经济林协会小浆果分会在尚志。

而且,我省小浆果科研人员数量居全国首位,育种水平全国领先:霍俊伟团队研发的蓝靛果品种乌蓝、蓝精灵;单金友团队研发的沙棘品种晚黄、晚霞,均获得国家新品种保护权。此外,省内科研机构还育成了树莓、软枣猕猴桃、果桑等大量优良品系。我省拥有国内最大、最全、最丰富的小浆果资源库,还有三个单项国内最大的种质资源库:蓝靛果、黑加仑和沙棘。

目前,全省已经形成四个寒地小浆果优势产区。

据王柏林介绍,全省小浆果基本由各大浆果公司收购,订单量占60%以上。其中,树莓、黑加仑、红豆等浆果大部分被加工成速冻果销往欧美等国家,少量销往韩国、日本等东南亚国家。蓝莓、蓝靛果、蔓越莓等浆果基本被省内外加工企业消化利用。据不完全调查,黑龙江省现有各类浆果加工企业近100余家,年浆果加工产值近30亿元。其产品包括速冻果、浓缩汁、果汁粉、花青素、果浆、果酒、果酱等十大系列100多个品种。

“与突出的优势相比,我省小浆果产业的短板也很明显。”霍俊伟说,“从种植上看,果农种植技术相对落后,管理有些粗放,由此导致效益不高,且时常因质量问题而出现卖果难;从服务上看,组织化程度不高,社会化服务不足。缺乏产业集群运作,使我们优势的树种和品种,以及区域优势都没发挥出来,没有获得丹东草莓、烟台苹果、赣州脐橙等这样的知名度和产业规模;从发展上看,缺乏加工企业强有力的带动;从科技上看,专用品种选育、标准化栽培、采收、贮藏保鲜等关键技术尚未得到有效解决。”

用小浆果做“加法” 打造农业景观园区探索产业集群模式

寒地小浆果很多是被国家卫生部列为“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药食同源”农产品,比如树莓(覆盆子)、枸杞子、黑加仑、蔓越莓、蓝靛果、沙棘、桑椹……黑龙江果皇食品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专业加工桑椹的企业。

总经理马杰新告诉记者,“从2014年开始 ,我们大力开发功能性食品,和黑龙江大学、哈尔滨商业大学等高校合作,开发了桑椹露酒、桑椹红酒、桑椹果味酒、桑椹果汁、桑叶茶、桑椹果干等系列产品。”

走进果皇公司位于甘南林场森林腹地的桑树基地,不但可以体验采摘的乐趣,还有许多休闲娱乐的项目。“在抓好桑树管理、扩大栽植、深度开发桑产品、拓展销售的同时,我们全力开发了立体种养、特色采摘、品享美味的乡村旅游产品,实现全产业链有机融合,相互促进、同步发展。”马杰新说,“我们用6年时间里,打造了这条设施完善、功能齐全,集产加销游于一体的桑树全产业链条。”

“我家沙棘卖的都是原果,最大的问题就是运输,最远只能卖到长三角,再远就不行了,即使加冰袋也避免不了融化,影响果的品质。”郑召龙说,“如果我能加工成原浆,就能解决运输问题,效益还能翻倍。这些天我也在联系一些企业家朋友,大家一起做个产业规划,看看怎么把我们大兴安岭这个冷资源,结合我们这些小浆果好产品,一起做起来。”

让隋吉彬困惑的也是运输问题,“我们是县城,冷链运输太匮乏了。如果发货量少,冰袋比货还重。”

“所以我们要探索新模式,跳出水果做‘龙’果。”霍俊伟说,“结合旅游、绿化、退耕还林,打造以‘龙江寒地小浆果+云销售’为基础,展销绿色健康水果及加工品,开展生态之旅、科技之旅、大健康文化之旅活动的农业景观园区。探索产业集群发展模式,做到城市绿地果园化,果树产业园区化,果树园区公园化。”

“我省的小浆果树种多、品种多,收获期特别长。”霍俊伟说,“从6月初第一批蓝靛果,到7月的桑椹和夏果型树莓、黑加仑、灯笼果,8月的蓝莓、秋果型树莓,9月的软枣猕猴桃、山葡萄,冬季可以延续到第二年1月采摘的沙棘,绵延大半年持续丰收的胜景。”

用小浆果做加法,我省各地也有了不少的尝试。从中国·大兴安岭国际蓝莓节,到伊春友好蓝莓文化节,从勃利蓝靛果采摘节到林口沙棘文化采摘节以及甘南桑椹文化旅游节,都在通过小浆果产业的发展,带动当地的各种旅游新兴业态,助力果农增收致富,助推乡村振兴发展。(记者 周静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我省四个寒地小浆果优势产区

1大、小兴安岭高纬度小浆果生产区

该区域小浆果野生资源丰富,有大面积的野生蓝莓人工集中抚育区和蓝靛果等人工种植区。

2滨绥沿线寒地小浆果优势区

该区域栽培历史悠久,是中国人工种植小浆果的发源地。

3牡丹江、七台河等东部山区小浆果产业带

该区域环境与地域优势明显,主要发展草莓、蓝莓、蓝靛果、山葡萄、沙棘等特色浆果,推动对俄出口及休闲观光产业开发。

4大中城市周边生态型浆果生产区

主要在邻近哈尔滨、大庆、佳木斯等大中城市周边,建立旅游观光及生态型设施浆果开发区。



  • (责编:张喜艳)